古典文化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与屏风的不解情缘
信息来源:中国古典家具网 更新时间:2014-06-06 收藏此页

屏风为古代一种重要的家具,因其具有精美、古典、静默、掩映、朦胧之美,因而与文学结缘,其中最典型的要数大诗人白居易。作为一个曾经在仕途上较为顺畅,在诗歌领域又曾独树一帜的诗人,白居易在他的中晚年沉浸在了一种优游闲适的生活乐趣中。屏风斜阳成为相伴余生的风景,也在其中寄托着他的闲雅情怀。

从诗中可知他的家中有一种特殊的素屏风,他在《素屏谣》中这样描写:“素屏素屏,胡为乎不文不饰,不丹不青?当世岂无李阳冰之篆字、张旭之笔迹、边鸾之花鸟、张澡之松石?吾不加一点一画于其上,欲尔保真而全白。”在传达他对屏风的喜爱之余,也向世人昭示了他的高洁独立、不随世俗的品性。他还曾把友人元稹寄给他的诗“凡一百首,题录合为一屏风,举目会心参,若其人在于前矣”,并写诗道“君写我诗盈寺壁,我题君句满屏风”,用他珍爱的屏风寄托对心灵之友的赞美与想念之情。

晚年的白居易在诗酒中打发自己的岁月,清瘦、慵懒、淡泊又带些放纵与狂放,并且有人将他这样的风貌雕绘在屏风之上。“须白面微红,醺醺半醉中。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卧疾瘦居士,行歌狂老翁。仍闻好事者,将我画屏风。”

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尝尽了世间百态,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白居易以平和自适的心境安享令人羡慕的天伦之乐。他以素屏居士自称,也在屏风的陪伴下昭示了自己令人称羡的白头偕老的家庭生活:“素屏应居士,青衣侍孟光。夫妻老相对,各坐一绳床。”

虽说心境平和,但免不了还会有人至暮年、年老体衰的千般感慨。“小宅非全陋,中堂不甚卑……逐身安枕席,随事有屏帷。病致衰残早,贫营活计迟。由来蚕老后,方是茧成时”。

晚来闲居的白居易有着一种历尽人情世故的洞明与淡然,“短屏风掩卧床头,乌帽青毡白齞裘。卯饮一杯眠一觉,世间何事不悠悠(《卯饮》)”,乌帽青毡的他显得飘逸风流,在屏风掩映的床头畅饮醉眠,自在悠闲不问世事。

在屏风中表达自己的友情、闲情等情怀之余,他也关注到了那些与屏风朝夕相伴的女子。“玳瑁床空收枕席,琵琶弦断倚屏帏”。

出于对屏风的特殊喜爱,面对如画的秀丽山川、旖旎的自然风光,白居易也欣喜地将之比作屏风,因为在他的心目中二者作为美的代言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对屏风的观赏中白居易还通过象征的方法吐露了他对社会政治人生的认识。表面平静的社会生活中隐藏着的凶险不平的暗流在他的《题海图屏风》中展现得惊心动魄:“海水无风时,波涛安悠悠。鳞介无小大,遂性各沉浮。突兀海底鳌,首冠三神丘。钓网不能制,其来非一秋……喷风激飞廉,鼓波怒阳侯。鲸鲵得其便,张口欲吞舟。万里无活鳞,百川多倒流。遂使江汉水,朝宗意亦休。”

通观这些有关屏风的诗句,我们分明看到了一个抛开魏阙、自处江湖有着悠闲自适风神的晚年白居易形象,并透过与屏风斜阳相伴的悠闲自得窥探到了隐于诗人心中的那份与山林美景相融的渴望。

地址:中山市沙溪镇隆都红木博览中心B座和二排整栋(6800平方展馆) 淘宝网址:http://dht-rosewood.taobao.com 展厅电话:0760-87180378 汤经理:13824764661

中山市大汇堂红木批发城 2014-2017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古典家具网 粤ICP备14054899号 

—0760—

87180378